是非凉凉

帝妃的沙雕场合4

ooc预警

有小甜饼

依旧是沙雕

一模考完心态崩了还是沙雕一下回复一下

可能周末更衍生的赵云

求一下三件套


   用膳的场合:

  

  “魏璎珞你放肆!”

  这是被抢走筷子底下食物的弘历。

  “吧唧吧唧吧唧……”

  这是还在吃的璎珞 。

  “啪……”

  这是伺候的李玉掉筷子的声音 。

  “啪……”

  这是伺候的德顺摔碎盘子的声音。

  “臣妾就觉得皇上筷子底下的菜最好吃。皇上不是胃口不好么?少吃点不碍事的。”

  “朕什么时候胃口不好了!”

  弘历夹走璎珞碗里的菜。

  “皇上,您怎么能抢臣妾的菜?”

  两个三岁小孩抢菜大战中。

  李玉&德顺:目瞪狗呆·JPG

        达成成就:盆干碗净!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慈宁宫

  “令妃啊,有你劝着,皇帝总算愿意多吃点了。最近各地灾情严重,皇帝胃口差,可这不吃饭身体怎么扛得住呢。你便多去陪皇帝用膳,也就你的话他才听。唉……”

  “是太后。”

  

  璎珞:计划通! (*≧▽≦) ~

 

  


帝妃的沙雕场合3

ooc预警
沙雕越写越上瘾
我已经把衍生扔了呜呜呜
三件套求一下嘻嘻  
短小

        翻牌子的场合
  
  之前:
  李玉三连: 【花式叫散】
  “皇上请翻牌子”“叫散”
  “皇上请翻牌子”“叫散”
  “皇上请翻牌子”“叫散”
  
     弘历:
  朕除了看看皇后
  听听纯妃编相声
  头疼高桂芬【划掉】贵妃
  去后宫干啥呢 【思考人生.JPG】
  不如写诗盖章批折子
  李玉去把十二后妃图各宫送一张
  
  之后:
  
  弘历:
  她还没来谢恩?
  告诉她今夜朕不去她那 。
  把她的牌子给朕撤了。
  令妃的牌子呢?
  李玉:……:)
  
  

    

【帝妃的沙雕场合】2

ooc预警
想要快乐沙雕,但是没有太太水准
最近真的很喜欢沙雕风,太欢乐了
比上一篇换了一种沙雕风

  
  梳头的场合 :
  
  “疼疼疼!皇上您轻点。臣妾这一头头发可禁不起您硬拽。哎哎!再拽秃了皇上!”
  “你这头发,和你一样的不听话。”弘历提着璎珞的一把头发,梳子卡在发尾团成一团。嘴上说的狠,手却真真不敢动了。“这……这怎么办?”弘历心里虚,声音也瘪下去不少。
  “皇上要给臣妾梳头,怎么反问起臣妾来了。您自己想法子吧。可别真把臣妾薅秃了。”
  “你……”
  一个时辰之后……
  “皇上要是还有心情解。先叫李玉给臣妾送点吃的进来吧。”
  ……
  这丫头的头发朕留着何用剪了吧:)
  
  隔日,弘历与军机大臣讨论国事到半夜,到了延禧宫倒头就睡。万万没想到,令妃娘娘憋着坏呢。
  ‘嗯。皇上的辫子也很柔顺呢。’
  :)
  深夜里来自短了一截头发的令妃娘娘的死亡凝视。
  第二天一早,准备上朝的弘历依旧是早醒了。
  ‘怎么耳朵边上痒痒的?’还半梦半醒的弘历双手一摸。
  ‘嗯?辫子?等等谁的辫子?’
  是紫禁城最fashion的双麻花辫哦。Tony·魏亲手打造,童叟无欺哦皇上 。
  哦:)看见的都拖出去斩了。
  “李玉给朕把那个臭丫头拎进来。”给朕解辫子……
  
  李玉:皇上您想杀我直说。
  【嘘!这么挑人的发型只证明了皇上确实是紫禁城最靓的仔】
  

【帝妃沙雕场合】

极度ooc预警 真的是纯粹的沙雕
我想试一下沙雕文风
快乐无比
短小

      各种场合maybe有2、3吧
  
  1宫宴 的场合
  
  璎珞到长春宫前:
  
  弘历: 爱妃有心了。
  【假装很高兴的样子】
  【朕只想回养心殿盖章】
  【又花了朕好多钱啊】
  
  璎珞:绣绣绣
   【通常和我并没有什么关系】
  【并不会发福利】
  【但人手不够时我会打扫到自闭】
  
  在长春宫时:
  
  弘历:?
  【那贱婢呢?】
  【朕没有在找那贱婢!】
  【朕没有!!!】
  
  璎珞 :皇后娘娘今天打扮的真好看。
  【嘻嘻嘻仙女】
  【总感觉有猥琐目光落在我身上】
  【不是他吧一定是我瞎了】
  
  延禧宫时:
  
  弘历:笑
  【媳妇好看诶嘿嘿嘿】
  【朕不是痴汉!】
  【朕不是!!!】
  
  璎珞:无聊
  【还没我抢来的苏州厨子做的好吃】
  【哦呜,她们又在做无用功了】
  【皇上你矜持点】
  
  
大写加粗【【希望评论提场合】】
  
  
  
  
  
  

【往来千年】第一世 将军云×沽酒女令

ooc预警  be预警

利落衍生

将军×沽酒女【来自璎珞的买酒女和我最爱的赵云】

历史在赵云取桂阳,有错请指点

第三世投票赢家是总裁所以

土匪可能当番外【高不高兴】

 可能会掉落番外

我是月【年】更写手

小学鸡文笔预警


       







       他从漆黑的夜里挣脱出来,带来了,另一种色彩。

  

     赵云似乎还能闻到血肉烧焦的味道,哪怕赤壁之战已经结束月余。但战争没有停止,拿下桂阳郡是军师给他的任务。对于半生流离的主公,终于有了一隅安身之所,当务之急自是完全掌控得之不易的荆州。 以最小的代价拿下桂阳郡,这则是赵云对自己的要求。

  初春的清晨,冷风扑面,四周是一片昏暗。赶早的人家,已起了,袅袅炊烟散入青黑的天际,融成一片灰云。独自一人前来打探桂阳情况的赵云,今日要出城归营,再来便是桂阳郡易主之日。

  拇指不由的摩挲着身侧的剑柄。看来此番出城还有些麻烦了。 身后的老鼠,跟的越发多了。

  石板路上,行进无声。两旁是商铺,中间偶隔着几条小巷,曲折的延伸到黑雾中。

  闪身转进一条,巷口苏家的酒旆,被赵云带起的风扬起,铃铛清脆的回荡在街上。

  巷底是苏家酒坊,今日新酒起窖,忙了大半晚的姐姐与父亲已去小憩 了。只剩苏令最后清点着酒坛。 “一坛酒就是半吊钱,希望那些人来之前多卖出去些吧。能给姐姐扯两尺布做身新衣就最好了。”苏令笑盈盈的喃喃自语。

  “叮——咣——”“哗啦哗啦”细微的兵刃撞击之声,从院外传来。紧接着是磊在墙外的空酒坛碎裂的声音。低低的抽气声,显然有人伤的不轻。苏令捂住嘴,矮身藏在了酒坛中间。只是半盏茶的功夫,院外便又安静下来。

  天浅淡了些,像是浓墨被水洗过了,还原了底色。

  宁静的深巷,除了血腥味环绕在上空。

  吱呀一声,苏令还是忍不住推开了门。尖叫被男人的手捂在了喉咙口。赵云贴在门边,一把把苏令拉出了门。以手作剑,点在苏令肩上。只是规规矩矩的离了小姑娘半臂的距离。看小姑娘一抖,赵云不由莞尔。‘一个小丫头还敢凑这样危险的热闹,是该给她个教训。’故意放低了声线,语气危险:“你不应该出来的。好奇心会让你丧命的小丫头。”

  眼前虽不清楚,但巷子里躺倒的绰绰的人影和鼻尖缠绕的血腥味,都告诉了苏令,她要是不做点什么恐怕会死。眼珠滴溜溜的转着,背对着赵云,苏令的小脑瓜里,已经开始整理措辞。

  “唔唔……” 苏令鼓动着腮帮,试图说话。

  “说。” 赵云触电般缩了手,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捂了一个姑娘的嘴。平生第一次做登徒子行径的赵云只觉得面上热烫。而掌心还残有小姑娘温热的气息,使赵云不由得握了掌心。‘该死的!赵子龙你在干嘛?’正在自我唾弃的赵将军被小姑娘清脆的嗓音唤回了神智。

  “大哥,你是好人吧。” 苏令没有转身,也没有试图转头。依旧把要害暴露在赵云面前。脑中飞快编制着措辞。

  “何以见得?” 赵云此刻万分后悔为什么不直接离去。

  “你都没即刻杀我。还有你是一人,他们却是一群对你。若你是坏人,他们大可明目张胆唤上官兵,围堵于你。却做跟踪偷窥这等小人行径。与你有私仇?”

  “杀你,随时都可以。而他们,哼。” 赵云眼光落在巷子里,带上一丝讥讽。看来这桂阳太守也并非真有降意。

  “是是是。” 苏令呼出一口气。“那能不能这个先拿下去。”苏令指指肩上的沉重。“小女子手无缚鸡之力,大哥想杀自是随便一剑便是了。那用如此小心呢。”

  “小丫头巧舌如簧。怎么还知道害怕么。莫有下次了,拼斗搏杀可不是什么小丫头该看的。”赵云不再刻意假装,恢复了清朗温和的声音,警告这个胆大包天的小丫头。

  知道性命无虞,苏令回头,只见肩上搭的不是兵刃而是一双修长的手指,眼中飞快划过一丝羞恼。只面对赵云之时已成了甜蜜的微笑。

  赵云自然放下了手,抱臂看着苏令。只可惜暗沉的天色给二人都蒙上了模糊的影。

  “那大哥你是个好人么?”苏令退了一步,靠在了院门上。

  “算是吧。”望了望天色,赵云心中暗道时间不早了。只是捂了人家姑娘的嘴,心中惴惴,不好意思径自离去。

  “呜呜……”

  小姑娘啜泣的声音,差点让赵云跳起来,‘难道是秋……秋后算账……?’“怎……怎么了?”

  “我的酒都打破了,我要给主子打死的。呜呜呜……”苏令只管用袖子抹着不存在的泪水。

  闻着血气中时有时无的酒香,既是自己打碎的酒坛,赵云岂会让小姑娘受责。“这……我赔便是了。” 话出口,赵云方才想起,身上不多的钱,多数付给了驿馆。幸是天光不亮,赵云第二次红了脸。

  这次剑真的横在了苏令项上。“你……”

  “此剑押在姑娘处,某下次带足钱便来赎。某还有要事在身,不便多留。若有旁人问起,姑娘如实答复便是。不必为某遮掩,免遭祸事。”

  剑鞘入手冰凉,随着赵云放手,苏令手中一沉,急忙用另一只手托住,才没掉在地上。

  “若被人搜到了你的剑,奴家便是十张嘴也说不清了。”

  “你不会让他们找到的。后会有期。”赵云的白衣融在墨色深处。

  苏令从男人温和的语气中回过神来。“哼!傻子。”抱着剑转回了院中。

  吱呀一声,门关上了。小巷又似乎平静了下来。

  跟着出城劳作的农人们混出了城门。赵云径直向东而去,走了五里,只见十骑正在路旁等候,见了赵云纷纷下马行礼。“将军。”

  见到亲卫 紧绷的赵云才放松了一些。牵过照夜玉狮子,抚了抚雪白的鬃毛。“某走这些时日可有事发生?”

  “赵范多次派人来请将军饮宴。已替将军拒了。”

  “回营吧”

  “诺。”

  太阳已经完全升起了,今天又是一个好天气。

  坐在军帐中,安排好了滞留的军务。赵云不由想起那个有趣的小丫头来。 微笑猛然一滞,‘等等?谁会把酒放在院门外?等人来偷么?那是根本是闲置的空酒坛!’

  “果然是个胆大包天的丫头……”赵云叹气到,“还好带的不是青釭剑。”

  


【大概是个预告】
想写一个三世的合集

双耳演的赵云是我的爱了。看图。所以第一世确定是将军云×卖酒女珞【达成结局:相忘江湖】借鉴历史但是半架空吧大概。
第二世就是大猪蹄历×魏姐【达成结局:帝妃】
第三世有两个选择给大家啦【拜托亲爱的们回我一下下♡】
土匪×军官
总裁×创意总监
下星期截止看那个多人选哪个。
龟速更文

利落三十题

  利落三十题
  小甜饼,ooc莫怪
  有手推车
  1.璎珞身子本就寒,经过辛者库和大雪,连夏天身子也是冰凉的。宫中连宫女睡觉都要姿势规矩,更别提帝王了。但是一到夏天,弘历就忍不住往那凉丝丝的地方靠。冬天,则是璎珞把冰凉的手脚放在帝王身上取暖。两人醒来还要互相嫌弃一番。
  2.璎珞的画是弘历教的。 璎珞偷偷画过一张弘历的画像,胆大如璎珞,还是没敢给他看。
  3.弘历还试图教璎珞作诗。这是李玉摸着屁股告诉德胜的。
  4. 曾有人想学璎珞的风格邀宠,死的透透的。不是谁都能成为弘历的冤家还活的越来越滋润的。
  5.两人经常一块去长春宫。
  6.弘历把所有进贡来的修复肌肤的药赐了延禧宫。所以延禧宫的太监手都堪比绣坊女工。
  7.璎珞当了贵人,弘历特地让傅恒宣旨。 幼稚的一批。
  8.璎珞给弘历绣的物件,每每要弘历自己个儿来讨。 每每得逞。
  9.帝王要人摸不清喜好才好。弘历主动交代自己的喜好,就眼巴巴等那丫头讨好自己。
  10. 明玉起初常为璎珞的大胆吓得噗通往地上一跪,后来习惯了。 连把弘历往延禧宫外赶都没啥感觉了。
  11. 延禧宫的一切用度都是最好的,哪怕弘历用顺嫔来气璎珞时,也吩咐了李玉警告内务府不长眼的奴才。
  12. 置气,弘历就没赢过 。 大抵是私心里不想赢。
     13. 前朝惹了弘历生气,弘历就去和璎珞吵嘴,吵完了,气消了。再睡一觉。完美。
  14. 对于弘历的农家乐审美,璎珞奉行宠着他,由着他的政策。
  15. 第一次,是璎珞认识弘历以来,他最温柔的时候。可还是很疼。
  16. 两人的感情像是酒,经年沉淀了杂质,愈来愈香醇。
  17. 傅恒惊艳了时光,弘历温柔了岁月。
  18. 醉了酒的璎珞更加大胆的压了弘历。弘历骂的狠,动作也不停。
后来璎珞听话不这样了。弘历再次表演真香。
  19. 只有璎珞敢咬他,幸好一年四季都是高领。
  20. 众所周知,璎珞十年生了六个。璎珞无比庆幸自己前期服用避子汤。
  21. 胎相稳了后,孕中弘历也没放过璎珞。
  22. 弘历大璎珞璎珞十六岁,小事上常常是璎珞宠弘历。在璎珞面前,弘历就是小学鸡本鸡
  23. 每次选秀,弘历挑完刺后,眼神飘向璎珞求夸。
  24.弘历不乏 宫女勾引。弘历觉得她们是恶心,当年璎珞却是嫌她不够上心。是双标狗本狗。
  25. 弘历早想封璎珞为皇后,璎珞自己不肯。
  26. 弘历觉得谁也配不上自家七丫头。像璎珞总得有朕十分之一好的男人才配得上。
  27. 弘历对他和璎珞的儿子教导极严。
  28.璎珞年年给弘历煮长寿面。有一次弘历下厨给璎珞煮长寿面,害得延禧宫重修小厨房。李玉捂着屁股跟璎珞打小报告。
  29 .弘历先爱璎珞。
  30.璎珞也爱弘历。
  
  
  

华发

  私设如山。
  请不要纠结时间。
  可能ooc请放过我。文笔渣也请放过我。
  可能是糊了屎的糖!
  卫龙女孩冲鸭!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  近日皇上的脾气愈发的差了。养心殿的茶具不知碎了多少,李玉的屁股不知挨了多少脚。
  归根究底是因为延禧宫的那位身子骨一日不如一日。
  “几时了,珍珠?”床上的人幽幽转醒,伸手拨开幔帐,费力地想要起身,嗓音不似从前清亮明朗,带了点虚弱的颤音。
  “魏璎珞!这都巳时了!起的比朕还晚!你可真是宫里头一份啊!”一只带着扳指的手握住了璎珞的手掌,另一只手拨开幔帐,环过璎珞的后背,把她半抱在怀里。手下动作轻柔的像捧着最易碎的瓷器,嘴上出口却是一顿数落。
  凌乱的长发调皮地扫着弘历的脖子,宛如轻柔的吻落在颈间。弘历缩缩脖子调整了一下,把脸靠在了璎珞头顶。“该罚!”
  “噗!”怀中人笑起来,却以一阵咳嗽结束,“咳咳咳!那放开……臣妾……臣妾给皇上请罪。”
  璎珞轻轻地挣扎要下床。
  弘历收紧了手臂,低声喝到:“安分点!”
  璎珞停止了挣扎,只挣出左手,重新以十指相扣的方式握住了弘历的手。
  一时无言,两人享受着这难得的宁静。
  距离璎珞上一次清醒已经过了十个时辰了。
  弘历环着璎珞的手把玩着她的长发,一如既往的柔顺,只不过青丝中掺了细雪。
  弘历不由想那一年的大雪中,他把她抱回来时,她第一次乖巧的在他怀中,而不是张牙舞爪的惹他生气。
  在相斗相争中,他们青丝变白发
  。
  “怎么不说话?”
  “皇上叫臣妾安分点,臣妾自然不敢多话。”
  “你惯会噎人。真是放肆!”
  嘴上说的厉害,语气中却是点点笑意。
  “不准臣妾放肆,也放肆多回了。
  ”璎珞转过头来,冲弘历扬起下巴。细纹爬上她的眼角,岁月磨去唇上艳色。
  弘历不由得莞尔。不得不承认,他的璎珞老了,但还是初见那般伶牙俐齿,倔强偏执。他真是爱死了她顾盼神飞的聪慧模样。
  在璎珞眉心落下一吻,“朕吩咐了小厨房给你温着粥。吃完了叫叶天士来给你诊脉。你今天倒是精神,看来马上能大好了。”
  “好……”
  自己的身体自己再了解不过了,这次醒,怕是回光返照了。
  璎珞贪婪的描绘着弘历的眉眼,帝王也不被岁月宽待,一头黑发也近乎全白了。
  “皇上,臣妾还不想吃。陪臣妾说说话吧。”璎珞重新靠回弘历怀里。
  “嗯?”
  “皇上夜里批折子叫李玉多天几盏灯,仔细眼睛。”
  “依你。”
  “少踢李玉屁股了,气坏了身子,闪了腰。噗!”
  一丝笑意泄出唇边。
  “哼!这么多年了还不懂朕的意思。该踹!”
  “……好了,依你。”
  “皇上……以后没人气您了,您高兴吗?”
  “……朕不许你说!不准说!”
  “好。臣妾不说了。”
  “璎珞,你是恨毒了朕吧。”弘历的拇指摩挲着璎珞的手背。
  这么多年了,他竟还觉得紧张。
  “那是自然。”
  “你!”弘历把璎珞放倒在床上,左手放在脑后怕她磕着,右手撑在她脸边,直直地盯着她如花的笑颜。她笑起来还是那样好看。
  “但皇上是我的夫君啊。臣妾要陪一辈子的人。”
  “你这张嘴啊!”弘历抽出左手刮了一下璎珞的鼻尖。
  “皇上……臣妾困了。”一沾床,璎珞便觉得浑身无力,只想睡去。
  弘历一颤,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,“好……你……你睡吧。朕在你边上,护着你呢。”
  令贵妃走的很安静,和她以往的闹腾截然不同。
  皇上也没有再暴跳如雷,只是彻底白了头。
  偌大的紫禁城,再找不到那样鲜活娇俏的知心人儿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