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非凉凉

【大概是个预告】
想写一个三世的合集

双耳演的赵云是我的爱了。看图。所以第一世确定是将军云×卖酒女珞【达成结局:相忘江湖】借鉴历史但是半架空吧大概。
第二世就是大猪蹄历×魏姐【达成结局:帝妃】
第三世有两个选择给大家啦【拜托亲爱的们回我一下下♡】
土匪×军官
总裁×创意总监
下星期截止看那个多人选哪个。
龟速更文

利落三十题

  利落三十题
  小甜饼,ooc莫怪
  有手推车
  1.璎珞身子本就寒,经过辛者库和大雪,连夏天身子也是冰凉的。宫中连宫女睡觉都要姿势规矩,更别提帝王了。但是一到夏天,弘历就忍不住往那凉丝丝的地方靠。冬天,则是璎珞把冰凉的手脚放在帝王身上取暖。两人醒来还要互相嫌弃一番。
  2.璎珞的画是弘历教的。 璎珞偷偷画过一张弘历的画像,胆大如璎珞,还是没敢给他看。
  3.弘历还试图教璎珞作诗。这是李玉摸着屁股告诉德胜的。
  4. 曾有人想学璎珞的风格邀宠,死的透透的。不是谁都能成为弘历的冤家还活的越来越滋润的。
  5.两人经常一块去长春宫。
  6.弘历把所有进贡来的修复肌肤的药赐了延禧宫。所以延禧宫的太监手都堪比绣坊女工。
  7.璎珞当了贵人,弘历特地让傅恒宣旨。 幼稚的一批。
  8.璎珞给弘历绣的物件,每每要弘历自己个儿来讨。 每每得逞。
  9.帝王要人摸不清喜好才好。弘历主动交代自己的喜好,就眼巴巴等那丫头讨好自己。
  10. 明玉起初常为璎珞的大胆吓得噗通往地上一跪,后来习惯了。 连把弘历往延禧宫外赶都没啥感觉了。
  11. 延禧宫的一切用度都是最好的,哪怕弘历用顺嫔来气璎珞时,也吩咐了李玉警告内务府不长眼的奴才。
  12. 置气,弘历就没赢过 。 大抵是私心里不想赢。
     13. 前朝惹了弘历生气,弘历就去和璎珞吵嘴,吵完了,气消了。再睡一觉。完美。
  14. 对于弘历的农家乐审美,璎珞奉行宠着他,由着他的政策。
  15. 第一次,是璎珞认识弘历以来,他最温柔的时候。可还是很疼。
  16. 两人的感情像是酒,经年沉淀了杂质,愈来愈香醇。
  17. 傅恒惊艳了时光,弘历温柔了岁月。
  18. 醉了酒的璎珞更加大胆的压了弘历。弘历骂的狠,动作也不停。
后来璎珞听话不这样了。弘历再次表演真香。
  19. 只有璎珞敢咬他,幸好一年四季都是高领。
  20. 众所周知,璎珞十年生了六个。璎珞无比庆幸自己前期服用避子汤。
  21. 胎相稳了后,孕中弘历也没放过璎珞。
  22. 弘历大璎珞璎珞十六岁,小事上常常是璎珞宠弘历。在璎珞面前,弘历就是小学鸡本鸡
  23. 每次选秀,弘历挑完刺后,眼神飘向璎珞求夸。
  24.弘历不乏 宫女勾引。弘历觉得她们是恶心,当年璎珞却是嫌她不够上心。是双标狗本狗。
  25. 弘历早想封璎珞为皇后,璎珞自己不肯。
  26. 弘历觉得谁也配不上自家七丫头。像璎珞总得有朕十分之一好的男人才配得上。
  27. 弘历对他和璎珞的儿子教导极严。
  28.璎珞年年给弘历煮长寿面。有一次弘历下厨给璎珞煮长寿面,害得延禧宫重修小厨房。李玉捂着屁股跟璎珞打小报告。
  29 .弘历先爱璎珞。
  30.璎珞也爱弘历。
  
  
  

华发

  私设如山。
  请不要纠结时间。
  可能ooc请放过我。文笔渣也请放过我。
  可能是糊了屎的糖!
  卫龙女孩冲鸭!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  近日皇上的脾气愈发的差了。养心殿的茶具不知碎了多少,李玉的屁股不知挨了多少脚。
  归根究底是因为延禧宫的那位身子骨一日不如一日。
  “几时了,珍珠?”床上的人幽幽转醒,伸手拨开幔帐,费力地想要起身,嗓音不似从前清亮明朗,带了点虚弱的颤音。
  “魏璎珞!这都巳时了!起的比朕还晚!你可真是宫里头一份啊!”一只带着扳指的手握住了璎珞的手掌,另一只手拨开幔帐,环过璎珞的后背,把她半抱在怀里。手下动作轻柔的像捧着最易碎的瓷器,嘴上出口却是一顿数落。
  凌乱的长发调皮地扫着弘历的脖子,宛如轻柔的吻落在颈间。弘历缩缩脖子调整了一下,把脸靠在了璎珞头顶。“该罚!”
  “噗!”怀中人笑起来,却以一阵咳嗽结束,“咳咳咳!那放开……臣妾……臣妾给皇上请罪。”
  璎珞轻轻地挣扎要下床。
  弘历收紧了手臂,低声喝到:“安分点!”
  璎珞停止了挣扎,只挣出左手,重新以十指相扣的方式握住了弘历的手。
  一时无言,两人享受着这难得的宁静。
  距离璎珞上一次清醒已经过了十个时辰了。
  弘历环着璎珞的手把玩着她的长发,一如既往的柔顺,只不过青丝中掺了细雪。
  弘历不由想那一年的大雪中,他把她抱回来时,她第一次乖巧的在他怀中,而不是张牙舞爪的惹他生气。
  在相斗相争中,他们青丝变白发
  。
  “怎么不说话?”
  “皇上叫臣妾安分点,臣妾自然不敢多话。”
  “你惯会噎人。真是放肆!”
  嘴上说的厉害,语气中却是点点笑意。
  “不准臣妾放肆,也放肆多回了。
  ”璎珞转过头来,冲弘历扬起下巴。细纹爬上她的眼角,岁月磨去唇上艳色。
  弘历不由得莞尔。不得不承认,他的璎珞老了,但还是初见那般伶牙俐齿,倔强偏执。他真是爱死了她顾盼神飞的聪慧模样。
  在璎珞眉心落下一吻,“朕吩咐了小厨房给你温着粥。吃完了叫叶天士来给你诊脉。你今天倒是精神,看来马上能大好了。”
  “好……”
  自己的身体自己再了解不过了,这次醒,怕是回光返照了。
  璎珞贪婪的描绘着弘历的眉眼,帝王也不被岁月宽待,一头黑发也近乎全白了。
  “皇上,臣妾还不想吃。陪臣妾说说话吧。”璎珞重新靠回弘历怀里。
  “嗯?”
  “皇上夜里批折子叫李玉多天几盏灯,仔细眼睛。”
  “依你。”
  “少踢李玉屁股了,气坏了身子,闪了腰。噗!”
  一丝笑意泄出唇边。
  “哼!这么多年了还不懂朕的意思。该踹!”
  “……好了,依你。”
  “皇上……以后没人气您了,您高兴吗?”
  “……朕不许你说!不准说!”
  “好。臣妾不说了。”
  “璎珞,你是恨毒了朕吧。”弘历的拇指摩挲着璎珞的手背。
  这么多年了,他竟还觉得紧张。
  “那是自然。”
  “你!”弘历把璎珞放倒在床上,左手放在脑后怕她磕着,右手撑在她脸边,直直地盯着她如花的笑颜。她笑起来还是那样好看。
  “但皇上是我的夫君啊。臣妾要陪一辈子的人。”
  “你这张嘴啊!”弘历抽出左手刮了一下璎珞的鼻尖。
  “皇上……臣妾困了。”一沾床,璎珞便觉得浑身无力,只想睡去。
  弘历一颤,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,“好……你……你睡吧。朕在你边上,护着你呢。”
  令贵妃走的很安静,和她以往的闹腾截然不同。
  皇上也没有再暴跳如雷,只是彻底白了头。
  偌大的紫禁城,再找不到那样鲜活娇俏的知心人儿了。